泰国游

周四10242019

Last update06:25:00 下午

Back 泰国新闻 泰国新闻 泰国新闻 泰国军方政变已成“传统” 民众对此习以为常

泰国军方政变已成“传统” 民众对此习以为常

泰国军方政变已成“传统” 民众对此习以为常

曼谷街头与军人合影的外国游客

也许是因为太频繁,无论是泰国民众还是泰国经济都对“军事政变”产生了抗性。根据BBC的报道,此次政变后,在泰国并没有一般军事政变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泰国股市收盘价只跌了1%,交通也像正常工作日一样拥堵。当地民众和游客还在与面带微笑的士兵合影。而且泰国的旅游业更是因为对政局动荡一直具有很强的免疫力,令泰国拥有了“不粘锅”(Teflon Thailand)的绰号。

而伦敦的宏观经济研究公司更是认为,市场可能会欢迎泰国政变,因为这样就能减少泰国政局的不确定性。该公司专家马克认为,政变对泰国经济和金融市场来说应该是积极的。

民众上街抗议不是期望选举,而是希望“民主更少一点”

在当今世界,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为了获得民主而发生的动乱,比如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缅甸的藏红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 以及乌克兰的橙色革命(Orange Revolution)。

对泰国来说,其深陷“政变-选举-再政变”的泥潭已经很久了。此次军事政变是1932年泰国成为君主立宪制国家以来,泰国军方进行的20多次政变之一。而即便从上世纪80年代泰国结束军人政治恢复民主政治后算起,这个国家也先后发生了3次军事政变。

但在泰国,此次民众走上街头并不是为了获得选举权和更多的民主,相反,这些抗议者在曼谷地标民主纪念碑(Democracy Monument)下方的台子上,高声呼吁用“人民委员会”代替民选的泰国议会(人民委员会的成员将从各个行业挑选而来,不由选民选出),并由这个委员会它监督政治改革的进程。简单说,由于这些人支持的政治集团在2001年以来的大选中从未获胜,所以他们希望结束“一人一票”的选举,要求的是“更少的民主”,结束目前这种“多数人的独裁”。

而与这样怪像形成更具讽刺意义的反差是——泰国是最早采用民主制度的亚洲国家之一,早在1897年,该国的女性和男性就获得了地方选举的投票权,甚至比美国颁布第十九修正案(19th Amendment)禁止投票权性别歧视的时间还早20多年。

总结来看,今天泰国政局可以说是充满了反讽。一个亿万富豪(他信和他的亲信们)被誉为穷人之王;而一个丑闻缠身的政客可以领导一场大规模的反腐败运动,且抗议者宣称他们要用封阻选举来拯救民主;而军队则通过政变这种“粗暴”的方式来缓和动荡。

根据《纽约时报》的描述,目前泰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是两个”——由于少数城市富裕阶层与大多数农村贫困人口之间的隔阂与利益难以调整,贫富分化严重(泰国40%的人口占有接近80%的财富,基尼系数接近接近0.5),且各自认定“一套民主”。最终陷入了无法调和的矛盾,“习惯”军事政变的奇怪循环。

另一方面,由于泰国底层的民粹思想已萌生,与其它阶层达成共识的阻力也变得更大

他信执政五年内,通过“30珠(约6至7元人民币)全面健康保障计划”、乡村社区基金计划、“一乡一产品”等战略的实施,让泰国农民收入增加60%,很多看不起病的人重获生命。而英拉也曾在竞选中承诺,执政后直接将每日最低工资由现阶段5美元至7美元提升为10美元,她也将继续推行他信推出的“30泰铢医疗政策”。

他信和他的亲信们正是靠着高额的福利获得了大量穷人的支持(他信和他亲信们在农村支持率高达70%),然而这些福利并非凭空而来。根据“彭博社”的分析,由于大量的补贴正消耗着政府的金库,债务驱动的经济增长造成的影响正走进泰国的平常百姓家,在蚕食中产和富裕阶级财富的同时,也增加了经济面临的风险。

不过福利的闸门一旦放开,就覆水难收了。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鲍尔(Ernest Bower)警告称,近年来他信和他的民粹思想已使泰国发生了转变。他说,通过给予农村贫困人口话语权,泰国已不再像以前一样,政治事务可以通过各派系之间讨价还价加以解决了。

他说,他信虽然让一些人过得更好了,但也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使得不同政党为了讨好自己的支持者而不得不许诺更为激进的政策。而由于“穷人多,选票多,力量大”的现实难被撼动,城市的中产阶级支持的政党无法获胜,从而只能任由自己的利益被触及。这也就造成了“受过高等教育的城市中产阶级成为了抵制民主选举促成政变的主力,而相反来自农村地区的未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则正在支持选举民主”的怪像。

多数和少数派都不愿妥协,“民主僵局”已经蔓延全球

造成这种“民主僵局”现象的原因有民主本身的弊病,人们总会对民主信心倍增,很快却又会失望。正如二十多年前,泰国人走上街头要求选举民主的回归,但现在他们似乎回到了起点:人们又走上街头,却说不想接受他们在1992年所奋力要求的民主。

《纽约时报》这样总结泰国的动荡:抗议活动是一种典型的权力斗争,一方是占主导地位的多数派,另一方则是因意见被人漠视而倍感失望的少数派。《华尔街日报》的社评则认为:面对几乎肯定的参选必败前景,反对派不愿妥协,决定通过使国家变得无法治理来夺权上台。这种行为正是“不忠诚反对派”(disloyal opposition)的标准定义。

而出现这种“不忠诚反对派”的国家和地区也不仅仅是泰国——如今,参与选举的各方变得不妥协不合作,将政治付诸于不理智的行为或者街头的地方越来越多。比如希腊、乌克兰,甚至反服贸的中国台湾。

也许要想让民主蓬勃发展,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让泰国政治更加包容,既能容纳大胆的底层民众,也能容纳警觉的精英阶层。就像一位著名的政治学者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指出的,多数派的统治必须更多地照顾少数派的关切,法庭必须不偏不倚。 

泰国美食购物

异国风情泰国菜
异国风情泰国菜

泰国水果

JA Teline IV
热带水果详细介绍

泰国游记

泰国游记
实用泰国游记攻略参考

泰国游必玩景点

泰国游景点
泰国游景点详细介绍

泰国酒店住宿 »

泰国酒店住宿
高性价比泰国酒店住宿

泰国游

泰国游地图

泰国游泰国房产网全资控股旗下网站,向世界华人客户提供专业和本地化的泰国旅游、泰国房地产、泰国投资顾问、泰国最新投资新闻、办理泰国养老签证等服务的综合性网站 。

》了解更多...